实 修 道 场

    
内容搜索
内容详情
本焕老和尚
发布人: 时间:2013-11-27 11:16:07 点击:1051
本焕长老法像

  本焕长老(1907-2012),22岁在湖北新州报恩寺出家,1930年到武昌宝通寺受戒,同年6月去江苏扬州高旻寺拜来果法师为师,来果法师和虚云法师同属禅宗大师,高旻寺就是虚云法师开悟的地方。本焕法师在高旻寺修行7年。1937年2月,他不辞辛劳,发大愿朝拜五台山,三步一拜,行程60多天。后住碧山寺,1939年9月荣任该寺第三代方丈,在此苦修10年期间。其间写血经,燃臂祭母。1948年11月离开五台山到广东南华寺诚接虚云大和尚的法。1949年元月就任南华寺方丈。1958年因反右蒙冤到坪石农场参加劳动,1980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宣布予以改正。同年4月,应仁化县人民政府和佛教界邀请,就任丹霞山别传寺住持。广东省佛教协会于1987年元月接请他上任广州光孝寺住持,1992年兼任深圳弘法寺方丈至今。 得虚云法师衣钵,当为禅宗的泰斗了。

  本焕长老,俗姓张,名凤珊,学名志山,法名本焕,湖北小新州县张湾人。公元1909年农历九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四代务农之家,母亲彭氏却是当地望族大闺秀,勤劳贤淑,善於教育儿女。凤珊排行第四,上有一位姐姐、两位兄长,下有弟妹各一。虽家境贫困,父母仍咬紧牙根,供凤珊读六年私塾。七岁就读时,父母为他取了个学名“志山”,想让这个聪明的儿子读书识字,光耀山村门庭。岂料,当小志山读到第四年时,父亲去世了,母亲和兄长艰难的供他继续读书。读完六年私塾,他通文达理,人称“小先生”,可是家境太穷困了,大姐已出嫁,兄长常年在外跑生意,弟妹夭折了,家里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了。自小就养成勤劳、憨厚、纯朴的优良品德。母亲晚年奉斋信佛,店里供着菩萨像,志山也去拜佛,她经常叫志山读经书。久而久之,志山受到佛的潜移默化,明白学佛可以“端正行为,澄清妄念,转迷为悟,明心见性”。想起自己学名不是要志在山吗,就回去跟母亲、兄长商量,要出家,虽遭反对,却立意出家。

  1930年,志山径直到镇上的报恩寺出家,传圣和尚高兴的说:“我早看也看出你与佛有缘,今天你果然出家了,说明你有佛缘,成熟了。”遂收为徒弟,法号本幻,后来觉得此徒悟性高,慧根焕发,必能济惠众生,又改名为本焕。由於他刻苦修学,自觉辛勤劳动,每天早起打扫庙子,挑水劈柴,后敬香,习禅,不怀杂念,做到身在佛门,心在佛门,立志成为追求智慧解脱的修行者。如此一来,不仅得到师父的喜爱,还得到经常到庙上拜佛供养寺庙的万遐进女居士的喜爱。万居士乐善好施,是当时湖北省主席万耀的姐姐,当地僧俗称她为万大姑太。姑太认为本幻在这小庙里,由于当地深通经文的僧人不多,难于帮他深造。于是资助并介绍他到武昌宝通寺受戒。

  此后,本焕长老到了武昌宝通寺。以圆净的身心,从持松和尚受具足戒。这位博学多才的传戒师对他说:“要领悟到佛的真谛,必须经过一番苦行修炼的功夫,亲自体验,渐入佛心,没有捷径,只有苦修行,才能达到那种境界。”并指出:“你要多走些名刹古寺,多参拜高僧大德,特别要注意持戒修行。”本焕长老牢记持松和尚的话,决心在佛门做位大乘修行者,哪怕是历尽种种艰难困苦,也要寻师访道,亲自体验、苦行修炼。正巧万大姑太来武汉探看弟弟,也到宝通寺来看本焕长老,听了本焕长老受戒后的参悟体会和志向,又慷慨解囊资助本焕去参学。是年四月中旬,本焕长老从武昌乘船到镇江,步行六十多华里,到达扬州高旻寺,参拜了来果和尚。来果和尚是湖北黄风人,欣然收下了这位同乡为侍者。来果和尚要他手抄宋仁宗写的《赞僧赋》。让他“好生体会什到叫僧人,怎样修行”?又跟他讲述临济宗义玄祖师的故事,鼓励他要以祖师爷为榜样,通过严格锻炼、坚持修行,日后终将成为一棵给人荫凉的大树。后来本焕长老自己回忆在高旻寺修行时的情形:“昼则勤修善法,无令失时;初夜后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消息。”由于艰苦修行,位列来果和尚的十大弟子之一,深得禅师器重。1935年任禅堂维那,次年任堂主,重要佛事活动让他参与或主持。曾经参加八个禅七之後,又打五个生死七,足足九十一天坚持硬坐、静坐定静不到单,以顽强的意志,通过了禅功严峻的考验。

  山西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际值三十岁的本焕长老一心要完成朝拜的宿愿。此时的他,跟来果和尚修行了七年,可出任住持寺务了,但是,他在武汉完成四千多银圆化缘任务,交高旻寺采购修建寺院木料之后,从汉口乘火车北上,直达河北省保定市。旋即由保定起香,三步一叩,五步一拜,朝拜五台。一路上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腰酸脚痛,双膝皮开肉绽,仍虔诚叩拜,足足拜了六个月,磕了二十二万多个响头,到达了五台山。跟着又爬上山。从北台起,同样三步一拜一柱香,朝拜五台;五台高度均在海拔三千米以上,从东北到西南横跨达一百二十公里,如此一拜,又拜了半年。持续一年的朝拜,连头发、胡须也没有剃,究竟为什么?本焕长老曰:“为持戒律,修佛性,修德性。不潜心入禅,依佛心为心,怎能发慈悲心?不苦修行,磨炼自己,难忍能忍,怎能入道?自己不能入道,不发菩提心,又怎能发愿度人。”这体验是何等深刻啊!

  从1938年开始,本焕师在五台山广济茅蓬(即碧山寺)住下,决心在这圣地苦修行十年。当时寺院住持广慧法师圆寂,遂由寿冶法师接任方丈,本焕长老、法渡法师任监院。寺院大小事均要管,生活又清苦,他还将手指剪开,以血为墨,恭写《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金刚经》等经典,日写六百字,六个多月,共写了十九卷血经。现在,幸存一本血经《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是由一位当年碧山寺当库管的僧人,拼着性命保存下来;于1987年本焕长老升任光孝寺方丈时送还。本焕长老在这本血写经自序中说:“为重法故,‘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荫发进时供之心,刺指血之血,不惭形秽,书写了《普贤行愿品》等大乘经典,以报答佛恩、众生恩及无始至今过去一切父母抚养之恩,消除无始以来五逆十恶的罪孽”。由此可见,发心之广大,令人钦佩。此时,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已经占领了五台山。长老爱国爱教,常常利用监院身份,支持抗日战争。1942年十二月,日本侵略军追杀一位八路军营长。当营长跑进碧山寺,长老就把营长藏在后院。日军怒气冲冲要寺院交出八路军,本焕长老连声念阿弥陀佛,用手比比画画,表示他只信佛陀,不懂什么“八路”,将日军支走。

  1942年十月起,也是万大姑太的支持,资助长老三百大洋,在已毁的古西天寺修了闭关之所。为潜心念佛求道,在入关前打了个禅七,做了法事活动,于地藏菩萨圣诞之日——七月三十日,身穿大红袈裟,庄严地进人关房。在闭关三年期间,读《藏经》四千多卷,还在晚上放焰口千台,超度抗曰阵亡将士。1947年七月,本焕出关,回到了碧山寺。

  碧山寺有个镇山之宝,称碧山寺金字经塔,是明朝三宝弟子许德其所书。它长五点一米,宽一点七米,是用白绫和黄绫装裱而成。内容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共八十卷,六十三万零四十三个字。许居士整整写了十六年,被誉为佛经金字塔。1947年三月,师隐居五台山北台顶才三天,就听说一些盲动农民冲击碧山寺,遂令一位刚从碧山寺来的寺僧重回寺里,把经塔秘密地背上山来。本焕满眶热泪地看到了此塔完整无缺,於是向佛发誓,人在金字经塔在,誓与经塔共存亡。为了避兔此宝在战争年代被毁,师携塔开始了长途跋涉的流离生涯。四月,先背塔到山西省三阴县净土寺,结夏安居,白天继续刺血写经,晚士放焰口一百台。七月,又背塔到北京市西直门弥陀院,向真空、慈舟两位和尚讲述护塔出走的经过。真空和尚说:“眼下兵荒马乱,你在乱中冒险保护佛宝,是真诚的佛心。你这种护法精神难能可贵,不愧为佛们子弟。你真了不起。”长老谦逊称,这是五台僧人应尽的本份,并说打算护塔到碧山寺下院上海市普济寺存放。两位法师深表赞同,要他在这里休整一段时期,然后从天津坐海轮去。九月,长老背塔到天津,应邀在天津居士林陈展经塔几天,有三百多人参观。一星期后,又从天津塘沽码头坐船到青岛,在湛山寺住了一晚,湛山寺住持看见本焕长老孤身一人,便派了二十位僧人一道护送佛宝。熬过了数日的颠簸,几经辗转,终于把佛宝安全护送到上海普济寺。住在该寺的寿冶法师、法度法师是长老同门接法兄弟,一见佛宝就失声叫了起来:“本焕,我的好兄弟,你吃苦了,你为佛门保护了这无价之宝,立了大功啊。”直至今天,《华严经》金字经塔尚在五台山显通寺完好如初存列起来,色泽犹新,金光耀眼,长老功不可没!

  本焕长老的“燃灯送母”故事更是感人肺腑。1948农历三月,本焕长老还在上海普济寺修行。多年来,他一直挂念着年迈的母亲,曾作诗一首:“死别诚难忍,生离实亦伤。子出山关外,母忆在他乡。日夜心相随,流泪数千行。如猿泣爱子,寸寸断肝肠。”一天,他突然接到二哥来信,说母亲病重,盼速回来一见,以慰慈心。本焕长老当即赶回到湖北老家,到仓埠报恩寺结夏安居。坚持每天清晨坐禅,早餐後步行十五华里,回家照料母亲,晚上又返回报恩寺,攻读三藏,还天天放焰囗回向。回家五个月,侍候老母,端茶送水,喂药喂食,细致入微。九月,在老母临终前的一夜,在自己两个肩窝里装上菜油,放上灯草点燃,双膝跪在老母床前,行孝送终,直至老母亲离开人间。老母病逝后,请僧尼为老母亲超度七天,自己在老母亲灵堂守孝“七七”四十九天。长老在灵前反复说自己的誓言:“安息吧!母亲。作为佛子本焕,一定遵佛教诲,上报四恩,下济三途,永不忘父母养育大恩,修好八正道,永弘佛法,建设光明的佛土。”

  十一月,本焕长老来到广东南华寺住下,常到乳源云门大觉寺,看望虚云大师。大师认为本焕长老修道成功,考虑自己一百一十一岁了,应由四十一岁的本焕长老担任南华寺方丈。虚云大师兼挑五宗宗脉,认为本焕长老可以承继曹溪法脉,授他为临济宗四十四代的传人。一九四九年正月初八,本焕长老于南华寺升座,四月初八曰即开期传戒,请虚云大师为传戒和尚,自己为开堂和尚,传戒五十三天,国内外前来受戒的出家人达六百多。

  1950年,中国大陆农村进行土地改革,南华寺僧人和农民一样分得了土,大家自力更生,坚持耕种劳勤。在这样困难环境下,本焕和尚从1953年至1957年,还继续弘扬法,连续三次主持传戒法事。本焕和尚有六十多位法徒,当了各寺院的方丈,使传灯有继,慧目常明。到了1958年二月,本焕和尚突然打错成“右派份子”、“反革命份子”,逮捕入狱,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本焕长老泰然处之,认为“种种烦恼皆我炼心之处,种种艰苦皆我修定之所”。后由监狱转至坪石劳改农场改造,但他把劳动当作一种修行,从不懈怠。1973年五月,本焕和尚刑满释放了,但此时正是中国大陆混乱年代,不能回寺院,留在劳改农场就业。1974年,新州新街人张文波放蜂群到韶关,听讲本焕和尚去年刚刑满释放的消息,就赶到坪石劳改农场问了个清楚,迅速返回新州,告诉了本焕和尚的侄女张廷凤。于是,经侄儿、侄女等亲人再三来信恳求,本焕长老才返故里欢渡春节。

  1980年三月,在其门徒比丘尼印先再三恳求下,经仁化县政府邀请,本焕长老来到丹霞山别传寺。到寺当天,正好广州有四十多位居士挤在小木楼上拜佛,看见本焕长老飘然而至,一齐跪下,心喜呼唤:“老法师来了!我们真有佛缘。别传寺有救了!”在香港的门徒融灵、宽纯等带动下,别传寺修建工程开工了。

  由于当时地方政府不同意修复别传寺,就以修建明末大官“李永茂隐居”名义上报工程计划。新建了大佛、钟鼓楼、大禅堂、澹归塔、大斋堂、厨房、饭堂、迎宾楼等,建筑面积共达四千多平方米。定居在美国的李汉魂将军回国观光旅游,看了修好的别传寺,连声称赞不已,兴致勃勃地书写了“别传禅寺”的寺门匾额。鉴於广东自虚云老和尚于一九四六年在六榕寺做过水陆法会后,四十年来没有再举办过水陆法会的情况,从一九八六年起,本焕长老在别传寺又开始做水陆法会,而且每年都打四个、八个、九个禅七,吸引了海内外一批又一批善信与学佛者,促进了丹霞山旅游业的发展。中国佛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大德特地重游丹霞山,赋诗一首赠给本焕长老:“群峰罗立似儿孙,高坐丹霞一寺尊。定力能经桑海换,丛林尚有典型存。一庐柏子参禅味,七盈松涛觅梦痕。未得偏行堂集看,愿将半偈镇山门。”可见本焕长老恢复别传寺的贡献与影响。

  广州城内之光孝寺,为岭南首刹,俗日:“未有羊城,先有光寺。”由于六祖惠能大师在此受戒剃度,首次登坛说经,又位列禅宗祖庭之一。可是这座古刹因国家内忧外患和因受政治运动的冲击,经像塔幢,颓废败露,文化遗珍,散失严重。1986年光孝寺交还佛教界管理使用。中国佛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大德建议,请本焕长老出任光孝寺住持。本焕长老认为匡复光孝寺,是禅宗行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决定于1987年元旦那一天,以八十高龄,从韶关往广州,到光孝寺就任。一月六日,本焕老长老写信给叶选平省长,请政府支持重建这祖国南大门的十方古刹;赵朴初大德在病中也写信给本焕和尚,提出匡复光孝寺的意见。1988年广东省政府,在地方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先后拨款资助修复光孝寺。在本焕长老的率领下,经过十方募化,光孝寺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各殿堂佛光耀眼,殿前殿后栽满了奇花异草,四季花香扑鼻。深圳新建的弘法寺,也于1991年由本焕和尚正式任住持后,加快了修建步伐,次年六月十八日举行佛像开光暨方丈升座盛典。

  本焕长老自故里报恩寺出家,其门徒也以报恩寺而派名,如用“印”字、“堂”字、“顿”字辈来取法名,现在祖寺已毁四十多年了,本焕长老及弟子早有重建报恩寺的心愿。新州县政府在该县观河风景区选了新址建寺,就在当年济公建的得云寺遗址附近。早在1989年本焕长老就派印觉、印定等门徒去联络选址重建工作,四方的报恩寺法裔募捐款项,重建的工作很快地付诸施工了。1994年农历九月十九日报恩寺隆重举行佛像开光、本焕方丈升座法会。同时预贺本焕和尚九十大寿的典礼也隆重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绍良写来贺联:“宝刹重现庄严相禅师今宣法句经,转瞬九十年间事四众额物祝遐龄。”高度评价了九十高龄的本焕长老的高风亮节。本焕长老曾身兼别传寺、光孝寺、弘法寺住持之职,均为各寺的扩建、新建、重建耗费了心血。有人问之为什么?本焕和尚答道:“我是佛的子孙,临济宗的传人,必须履行佛的愿望,依佛教导,引导众生,培育慈悲喜四无量心,这就要修好佛的道场,弘扬佛法,让佛陀的光辉照耀信徒,实现人间净土。要使佛教文化与社会思想、经济建设相适应。”

  本焕老和尚出家六十多年,弘扬佛法孜孜不倦,教授的弟子遍及海内外,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常务理事,广东省政协委员兼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韶关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广东省仁化县政协副主席,广州光孝寺退居方丈;仁化别传寺、深圳弘法寺、新州报恩寺、黄梅四祖寺、南雄莲开净寺的方丈。

  从1987七年起,他几乎每年都到国外讲经说法,交流佛教文化,弘扬佛法。1987年七月,他到香港访问,拜会香港佛教联合会,与数十年来未见面的师兄弟及弟子欢聚一堂;八月又乘飞机赴美,应邀参加加州万佛圣城的水陆法会,并到纽约、洛杉矶访问,接着又到加拿大参加佛事活动;1991年九月到泰国进行佛事访问和佛学交流活动;1993年加拿大、美国、泰国又再度邀请他出访;次年又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在澳大利亚的泰国、越南、台湾等地的僧人、居士纷纷要求他授皈依。之后,他还到台湾访问,为促进海峡两岸的佛事和佛教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德高望重的本焕禅师,是现代禅宗泰斗虚云的嫡传大弟子,他禅悦人生的风范人天共仰。

  本焕长老大事记:一个世纪的弘法路

  1907年9月21日,本焕长老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西张湾村一户姓张的农民家中。家境贫寒,惟具慧根,勤奋好学,年仅12岁就读完了四书五经。后到武昌当印刷徒工,不久又到新洲仓子埠当杂货店学徒。因当时政府腐败,外侮内患,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本焕长老深感世事无常,渐萌脱俗之念。常到仓子埠报恩寺,听传圣老法师讲经说法,随立志潜心向佛,追求人生真谛。

  1930年1月15日,本焕长老二十岁,胜缘成熟,毅然割爱出家,投报恩寺礼传圣老法师披剃出家,赐法名本幻。从此过着芒鞋布衣,刻苦修行的生涯。

  1930年4月8日,传圣法师念其专心苦修,为令其早成正果,破例送他到武昌宝通寺礼持松大和尚圆受具戒。从此清静自修,广利在情。

  1930年7月,本焕长老为深入修行,前往江苏省扬州高旻寺参拜来果老和尚为依止师。

  1934年,本焕长老参加打八个禅七后,又连续打五个生死七,九十一个日日夜夜,禅坐静思坚持不倒单。为防止倒单, 他仿效古人“头悬梁”的办法,用绳子一头套于下巴,一头系在梁上,苦修禅法,深得来果老和尚赞许,相续以任维那、后堂等职,成为高旻寺最年轻的执事。

  1937年1月,本焕长老发愿赴山西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参学精进。从扬州经武汉乘火车至河北定县,从定县到五台山下,全长300余公里,他坚持三步一拜,栉风沐雨,日行三华里,历时四个半月到达五台山,继而又三步一拜朝完五个台顶,行程400余华里,历时三个多月,双脚起肿,膝盖上跪出层层厚茧,但心中充满欢喜。后于五台山碧山寺(又名广济茅蓬)落脚修行。

  1939年4月8日,本焕老和尚三十二岁,在碧山寺与寿冶、法度、因修、净如等师兄弟,同时接广慧老和尚的法,继承临济法派,续佛慧命。在这年,担任碧山寺的监院,管理寺务。

  1941年,抗日战争时期,五台山已是八路军抗日游击区,本焕老和尚坚决拥护八路军救国救民的抗日方针,支持八路军的抗日活动。有一次,八路军里有一个营长在执行任务时,被日军发现紧追不舍,情况十分紧急,本焕老和尚果断的将该营长藏于寺内,自己不顾生命安危,与日军周旋,巧妙的支走了日军,事后得到了八路军的赞扬。

  1942年10月-1945年7月,本焕长老在五台山栖贤寺闭关3年,阅读大藏经等100余卷并连续放焰口一千台,超度抗日阵亡将士。

  1946年,本焕长老至山西萌县净土寺结夏安居,在这时又刺舌根血为墨,先后抄写完了《楞严经》10卷,《地藏经》3卷和《普贤行愿品》等19卷经文,共20余万字血经,夜间连续放焰口百台。至今保存一卷5952字的《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并奉为日课,现虽已百岁有四,仍坚持朝晚必读数遍,令人敬仰。

  1947年3月,为保护现存于五台山藏宝楼中的珍贵文物—华严经字塔,本焕长老在五台山苦修10年后离开碧山寺,经北京、天津,将华严经字塔送上海碧山寺下院,交与寿冶、法度两位师兄手中保存。

  1948年1月,本焕长老因母病危,由上海回湖北新洲报恩寺。一方面侍母汤药,一方面在报恩寺放一百台焰口,为母亲消灾延寿。母亲去世后,就在母亲坟旁搭一灵堂,燃臂为烛,日夜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守孝49天。

  1948年7月,本焕长老应中国近代高僧虚云老和尚邀请来到广东省的韶关南华寺,南华寺是六祖慧能弘扬“南宗禅法”的道场,向有“祖庭”之称。本焕长老接法于虚云宗下,成为临济宗第44代传人。虚云老和尚将“本幻”改为“本焕”。

  1949年4月8日,本焕长老升任南华寺方丈,时年111岁高龄的虚云老和尚由云门寺步行百里来为之送座。

  1958年7月,本焕长老不幸蒙冤入狱,由此却令他避开了“文革”的浩劫,而在狱中他仍然能坚持不懈地修持。如昔憨山大师岭南充军,虽脱却袈裟,禅心依然未减,诚为修行者的楷模。

  1980年3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本焕长老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终于告别铁窗重归山门。此时本焕长老已是73岁的古稀高龄。

  1980年,仁化县政府礼请本焕长老到该县丹霞山恢复别传寺。别传寺创建于明末(1663年),兴于清初,毁于民国。本焕长老来到丹霞山后,面对一片残垣断壁,佛像被毁,名刹荒废,不禁黯然泪下。经过四年的苦心劳作,募化人民币900余万元重修殿堂5000余平方米,还修复了澹归墓、浮屠塔等重要文物。1984年4月8日别传寺举行了落成暨佛像开光典礼。1986年3月和10月,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和时任广东省省长叶选平分别在视察别传寺时,高度赞扬了本焕长老重修别传寺之功德。

  1986年12月,本焕长老八十岁,奉中国佛教协会和广东省宗教局礼请为广州光孝寺首任方丈,并担重修光孝寺之重任。1989年12月举行了重修光孝寺奠基仪式,省委郭荣昌副书记、省政协陈子彬副主席、省佛协云峰会长亲自陪同本焕长老一起挥锹动土,奠基树碑。本焕长老为光孝寺的修复工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驻锡光孝寺10年,收回房地产面积3.1万多平方米,重建、扩建寺庙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总投资800余万元。经过10年的艰苦努力,光孝寺已经光复重建成为一座佛教名刹。

  1996年,本焕长老于光孝寺完成山门、千佛殿、回廊工程后,于1996年4月8日退居。

  1983年,本焕长老亲自到深圳选定在梧桐山建立弘法寺。1985年7月1日,弘法寺大雄宝殿举行了奠基典礼。1990年,为了使特区内这座唯一的佛教道场早日建成开放,本焕长老亲任修建办主任,同时从韶关丹霞山别传寺选派13名法师到弘法寺,从此弘法寺点燃了佛祖的传灯,晨钟暮鼓,法音梵呗,传播人间。1992年6月18日,弘法寺举行了佛像开光,方丈升座典礼,本焕长老被选定为弘法寺的开山方丈,并正式对外开放,成为深圳特区内唯一的佛教活动场所。在本焕长老的领导下,经过短短的六、七年时间建设,已募化筹资4100多万元,完成建筑面积1.4万多平方米,弘法寺已建设成为深圳特区内一座规模宏大的佛教丛林,佛教对外宣传的重要窗口。

  1988年,本焕长老82岁,在湖北新洲重修报恩寺,此寺原址在仓子埠集,现重建于道观湖畔。1994年建好,筹资1000多万元,完成建筑面积约6000多平方米重修的报恩寺,今昔对比显得更加雄伟壮观,成为江夏名刹。1994年9月21日,本焕长老回到祖庭欢度87岁生日。同时,举行了佛像开光、方丈升座、水陆法会。前来祝贺、参观、敬香的人士,成千上万,一时轰动新洲城乡。

  1995年12月,本焕长老88岁,重建四祖正觉禅寺。正觉禅寺由禅宗四祖道信禅师创建于唐武德七年,距今一千四百多年的悠久历史,虽几经修复,但仍毁于清末。如今仅存四祖殿一间和几株古柏树。蒙各级政府支持,各方人士相助,重建正觉禅寺,于1995年12月动工,至2000年6月止,仅四年多的时间,建成殿堂、僧寮等建筑面积约一万三千余平方米,营建造价4500多万元。为弘扬四祖宗风,本焕长老于1999年12月创办《正觉》刊物。弘扬佛教文化,奉献社会,造福人间。

  1996年11月,本焕长老89岁,重建广东南雄莲开净寺尼众道场。他一生建了好几座道场,唯见诸多尼众披度无处安身修道,悲心切切,遂发愿重建莲开净寺。于1996年11月8日大雄宝殿动土开工,至1999年12月全面落成,完成建筑面积约7000多平方米,营建造价2500多万元。

  1999年3月,本焕长老93岁,在广东城郊珠玑古巷开山新建大雄禅寺,占地面积约45563平方米。现已建成大雄宝殿、头山门、钟鼓楼、客堂和功德堂等建筑。大雄禅寺建好后,将成为南粤最大的丛林之一。

  本焕长老大事记:弘法于世界

  本焕长老重视将中国佛教文化传播海外信徒,十余年来曾访问欧美和东南亚诸多国家和地区:

  1993年7月至1999年7月二次到香港访问宝莲寺和志莲净苑,同觉光法师、永惺法师、剑钊法师、智慧法师等交流两地佛教文化发展情况,加强了友谊。还在志莲净苑讲“禅宗用功之道”的开示。

  1993年7月,出访澳大利亚,曾教授墨尔本居士林全体信众禅修的具体方法。

  1995年4月,出访泰国,受泰国国王接待。

  1995年5月,接受台湾悟净寺辉禅法师和大觉寺真道、道明法师邀请出访台湾,参观了中台寺、灵泉寺各大老业林。在台访问期间还在大觉寺传临济法派於惟觉大师。后又在灵泉寺传授禅规,现编成《禅堂开示》,成为业林学禅规范。

  1996年6月,出访德国、法国、卢森堡、比利时、荷兰、意大利、丹麦、梵蒂冈等国家,每到之处,都得到信众的热烈欢迎。

  1998年8月出访日本。

  本焕长老大事记:慈悲无限慈善护众生

  本焕长老一生都在行善四方,慈悲济世,他在待人接物上不分地位,也无论富贵贫贱都一律平等对待,所以,每天登门拜访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特别是佛诞日、节假日的人数更多,每年的初一到十五,信众达到10万之多。

  本焕长老常以慈悲饶益众生,热心社会公益,九十年代以来,他率弘法寺僧众多次参加支援全国各地灾区的捐款捐物活动,支持“希望工程”和残疾人的社会福利事业:

  1998年8月长江流域水灾,本焕长老亲自带头为三峡区捐款10万元,率领弟子募捐总计70余万元;

  为福建福安修建了一座焕兴小学;

  为湖北新洲李集修建了一座焕新小学;

  为湖北新洲李集修建了一座健民医院;

  人力资助湖北黄梅“益民隧道”和广州妇女儿童中心;

  数十年来为社会建学校、建医院、扶贫济困、修桥补路捐资1000多万元;

  2003年非典期间,本焕长老向国家民政部捐款130万元;

  2003年5月,本焕长老发心由弘法寺向深圳社会福利院12名急需心脏手术的残疾儿童捐助32万元;

  2005年5月,本焕长老主持弘法寺举行募捐活动,分别向河北廊坊孤儿院捐赠善款10万元;为深圳重病患者丛飞募捐善款5万多元;为广东五华县白血病患者江榆募捐善款11万元;

  2005年7月,本焕长老代表弘法寺经罗湖区民政局向广东灾区捐款50万元,自己本人同时捐款2万元;

  2005年10月,本焕长老99岁寿辰当天,向深圳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10万元,用作资助99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2005年11月,在本焕长老的带领下,弘法寺向灾区、贫困区捐赠善款40万元,棉被1000条;

  2005年12月,本焕长老代表弘法寺向将于2006年4月在杭州举办的“世界佛教论坛”献礼的佛教交响乐《神州和乐》创作、演出捐款100万元;

  2006年6月,本焕长老主持弘法寺为深圳大学患白血病的大学生赖辉通募捐善款6万多元;

  2006年11月,本焕长老在百岁寿诞之际,向深圳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50万元,用于帮助深圳300名贫困学生;

  2007年1月,本焕长老主持举行“慧灯长明”捐赠仪式在深圳弘法寺正式启动;

  本焕长老语录

  2010年10月28日,当代佛门泰斗、弘法寺开山祖师本焕长老迎来了他104岁的寿辰。在这个被老人家戏称为“四岁生日”的特殊日子到来之际,笑容可掬的本焕长老说:

  我还是一个小和尚,一个4岁的小Baby 有人称我为佛门泰斗,全中国就这一个。也有人讲,哎呀,本焕有多了不起?其实没什么了不起!我还是一个小和尚,还是一个4岁的小Baby,我不能把自己放得太高,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嘛!

  我早晨4:18起床,中午12点钟休息,1∶48起床,晚上9点钟睡觉,然后再睡到第二天早晨4∶18起床,这就是一天的生活,坚持几十年了。一方面大家(指印顺)一天到晚照应我,一方面我自己也可以照应自己!不错了,不错了。医生说我身体很好,说我要活到150岁!

  你们年轻人妄想多,想了还要做,做了以后还要成!什么都想要,怎么可能放得下?各人有各人的因缘,各人有各人的福德因果。

  自己虽是一个出家人,但首先是一个公民,国家的兴衰,人民的疾苦,不管大小,都有一份责任。

 

 

标签:本焕  佛门泰斗   弘法寺

 

 

您现在的位置:西来网 > 祖师大德 > 佛门长老
自定内容
请填写内容

 2013-10 -16  国信部审   苏ICP备 :13050980号      本站纯属公益性佛教文化传播网                             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QQ:303199368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