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内容详情
为什么不能诽谤僧人
发布人: 时间:2014-10-28 10:34:16 点击:927
毁谤出家人,会招来龙天护法的惩罚,自损福德。出家人是佛陀的亲近追随者,是如来伟大家业的继承者,是一切世间的无上福田,因此决定了他们具有广大的功德,地位至尊至贵,世间一切众生皆应恭敬。出家人无论男女老幼、智愚贤劣、持犯净秽,因为是佛陀的种姓,显现三世诸佛的清净解脱幢相,身披无上解脱福田衣,手持应量器,因此佛在人天大众之中再再告诫,必须恭敬出家人。

出家人纵然破戒毁禁,邪命恶行,违法背律,放逸懈怠,佛也从未开许一切世间之人包括转轮圣王可以打骂毁谤他们。若打骂毁谤则违背三世诸佛的教言,与三世诸佛如同敌对,无疑造下无量罪业,后世三恶趣之报在所难逃。若具菩萨戒者打骂毁谤逼令破戒、具戒出家人还俗,则破菩萨根本重戒。

经中记载,纵然是恶心猛厉的罗刹夜叉、狂醉大象,见到披戴赤色少分袈裟者不仅不损恼而且恭敬尊重。然而到了末法时代,一些恶劣、愚痴、傲慢的国王、宰官、居士、长者等连罗刹畜牲也不如,损恼摧残出家人。如此造下弥天大罪,一切信受三宝、护卫国土的天龙药叉等,对此罪人心生嗔忿,不久罪人便会肢体残废断缺,长时间中结舌不语,感受诸多难以忍受的痛苦,命终之后决定堕于无间大地狱之中。

如《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云:“当观如是过去罗刹,虽受无暇饿鬼趣身,吸人精气,饮血啖肉,恶心炽盛,无有慈悲,而见无戒剃除须发、以片袈裟挂于其颈者,即便右绕尊重顶礼,恭敬赞颂,无损害心。然未来世,有刹帝利旃荼罗王、宰官、居士、长者、沙门、婆罗门等旃荼罗人,心怀毒恶无有慈愍,造罪过于药叉罗刹,愚疑傲慢断灭善根。于皈我法而出家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剃除须发被服袈裟诸弟子所,不生恭敬,恼乱呵骂或以鞭杖楚挞其身,或闭牢狱乃至断命。此于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犯诸大罪,断灭善根焚烧相续,一切智者之所远离,决定当生无间地狱。”

以大乘佛法而言,连对草木瓦砾等无情都不能起嗔心,何况轻毁修离欲善法的出家人?破戒比丘以其初发心出家的功德,仍然超胜百千万亿的在家人。犹如金制的容器虽然破漏,但却远胜完好的木制容器一样。

佛金口亲宣,他的出家弟子纵然毁禁破戒,也仍然超胜一切世间外道。出家人纵然破戒,由于身着如来袈裟,又与清净梵行者同住,且经常闻思三学圣教,所以很容易发起惭愧而忏悔罪业改往修来。如同一健足之人偶有不慎跌倒于地,但会马上起来,在家人却并非如此。

《赞僧功德经》云:

纵使欲火炽烧心,玷污尸罗清净戒,

不久速能自忏除,还入如来圣众位。

如人暂迷失其道,有目还能寻本路,

比丘虽犯世尊禁,虽然暂犯还能灭。

如人平地蹶脚时,有足还能而速起,

比丘虽暂缺尸罗,虽犯不久还能补。

经中还说出家纵然堕地狱,也如拍球入水,刚下即起,而在家人却如石沉水,极难升起。

因此奉劝有缘者,千万不可毁谤如来教下的僧宝众,如对自己的恶心恶行不加以遏制,当来业报成熟时可能连如来都会毁谤。由此谤僧、毁僧、恼害僧人的身口意恶业,当于万万劫中沉沦于三恶道而难有出期。

如果由于往昔无知而曾恼害、毁谤过僧人,现在应当生大恐怖,克诚披露,求哀忏悔,发愿尽未来际永不复造

《赞僧功德经》云:

是故殷勤劝诸人,勿毁如来僧宝众,

今生习恶因缘故,当来业成亦毁佛,

缘兹身口意业支,永断世间人天种,

当堕三涂恶道中,亿劫沉沦无休息。

又云:常能防护己业过,不谈如来僧宝众。

时至末法的当今,出家众中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仍是人天福田,佛法的住持者,如果其刹那功德有体相的话,尽大地也无法容纳。没有今日的出家人,即便是当今的形像佛法也难以维持下去,当然也不可能有具三皈五戒、菩萨戒等的在家修行人。因此作为白衣还是要平等地恭敬护持一切出家人,不能动辄讥毁污谤。当然在依止时可择其善者而随学。如果见到出家人犯戒行恶破威仪,即刻应当观清净心,切勿讥谤、传布恶行。对于在家人,出家人犹如长辈,所以他们纵然有过错也应观为清净,委屈将护,婉转善巧地规劝护持,纵然无力帮助他,也绝对不能揭露宣扬其过错。

《赞僧功德经》云:

纵见沙门犯戒时,当宽其意勿嫌毁,

如入芳丛采妙花,不应摘选枯枝叶,

广大清净佛法海,多有持戒精修者。

其中纵有犯威仪,白衣不应生毁谤,

譬如田中新苗稼,于中亦有稗莠草,

应可一种敬良田,不应选择生分别。

是以世尊制诸人,不听毁谤沙门众,

唯当尊重生敬心,同此受胜诸天报。

诗曰:

仇其离谤圣贤人,屡谏无听反倍瞋;

捷感恶疮头至足,即时堕狱苦难陈。

释迦世尊的十六位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与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是最好的朋友,通常都结伴在一起游化,不会分开单独出行的。有一天,当二尊者在外游化,到了快要黄昏的时候,天气忽然转变,下了不停的大雨,二尊者就进入路边的一所瓦窑中避雨。到了天昏黑时,雨不但没有停,而且越下越大,他俩又没有雨具,因此不能走路回去,只好在这瓦窑内过夜。

有一个牧牛女,她先避雨在这所瓦窑内后方的深暗之处。舍利弗和目犍连二位尊者,根本不知道已有牧牛女先在瓦窑内避雨,因为声闻人不入定时,与凡夫无异。这个业障深重的牧牛女,看见两位比丘(出家人)进入瓦窑内过夜,她心中即动了邪念,独自空思妄想,暗犯罪行。二尊者因未入定之故,当然不知道这俗女起惑犯罪之事。天明时分,大雨也停止了,舍利弗与目犍连二位尊者就从瓦窖内出来。过了一会儿,牧牛女也从这所瓦窑内走出来。

这时,有一个坏人,名叫仇其离。他是一个不知因果、轻慢圣贤、心怀邪见、粗暴瞋妒、喜欢宣说恶言毒语的人。他看见舍利弗和目犍连从瓦窑内出来,过不多久,又有一个牧牛女出来,而牧牛女的脸色不正,因此到处乱造圣者的谣言说:“舍利弗和目犍连在瓦窖内,奸淫牧牛女。”

仇其离又广向诸比丘以及所有的出家人,宣扬恶毒的谣言。这时,诸比丘惟恐他受到毁谤圣者的罪恶惨报,便忠言劝谏仇其离说:“你不可诽谤二尊者。”诸比丘为了悲愍他的无知,再三郑重地劝谏“莫谤尊者”,免得遭受恶业的剧苦惨报。那知这个罪孽深重的仇其离,不但不纳忠言,反而瞋心嫉妒,更加大肆恶言宣扬,好像发疯的狂人一样。

有一位长者.名叫“婆伽”,他是二尊者的徒弟,曾经听闻二尊者的教法,证得三果阿那含圣位。他命终以后,即上升梵天,做梵天的天人,称为“婆伽梵”。这位婆伽梵天人,他在天上知道仇其离这个凶徒,到处毁谤他的师父,就特地从天上来到人间劝谏仇其离。天人即以神通来到仇其离的房中。

仇其离看见有人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觉得很奇怪,便问道:“你是谁?从什么地方来?我没有开门,你怎么进来的?”

天人说:“我是婆伽梵,从梵天来,我在天上,以天耳听到你在诽谤尊者舍利弗和目犍连,所以我特地来劝你,希望你从今以后,不要再说二尊者的坏话,免得造口业。”天人再三劝谏拜托,他都不肯接受,反而讥讽天人说:“你说你是婆伽梵,证得阿那含果的人。佛陀说:‘阿那含者,名为不还。’你何以再来我这里?这么说,佛陀所说的话也是虚伪的了。”

仇其离这句话刚刚出口,身上即时生出很多毒疮,从头到脚,满身都是如豆子大小的毒疮。但他仍然不悔悟,反而到佛陀的座前,向佛陀告状说:“舍利弗、目犍连怎么可以奸淫牧牛女?”佛陀劝阻他说:“你不可乱谤他们。”他听到佛陀的话,更加瞋恚忿怒,因此身上的毒疮,又再增大起来。仇其离再次到佛陀座前去诽谤二尊者,佛陀又劝谏阻止他说:“你不可诽谤二尊者。”他的恶性难改,还是照常毁谤。於是,他的毒疮就愈加转大,如拳头状。

仇其离第三次向佛陀毁谤二尊者,佛陀劝阻他无效,他的毒疮就变成像瓠瓜那么大,而且身心灼热得无法忍受,放是跑到冷水池中去浸水,池水立刻变成热水。

仇其离因为毒疮愈来愈大,身体发热,难以忍受,因此常把身体浸在水里。可是毒疮浸水浸久了,就会破烂,疮疱尽溃,立即命终,堕入於八寒大地狱中的第六沤波罗——青莲华地狱,惨受千万亿年的无量剧苦。

这个时候,诸比丘请示佛陀说:“世尊!是什么因缘使舍利弗和目犍连二位尊者,也会深受坏人的毁谤呢?”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在过去无量劫中,舍利弗和目犍连还是凡夫的时候,有一天,他们两个人看见一位出家人从瓦窖中出来,后面也有一位牧牛女走出来。於是他俩就轻口宣扬毁谤说:‘这个出家人在瓦窖中,奸淫牧牛女。’由此诽谤出家人的罪业因缘,他俩立即受到惨报,更堕入三恶道中,受尽无量剧苦。现在他俩(舍利弗与目犍连)虽然都得到圣果,成就六通自在的大阿罗汉道,但他俩以前所造的口业,尚未灭尽,所以他俩成道之后,也受到凶徒严重的诽谤。”

您现在的位置:西来网 > 佛典宝库 > 律学问答

 2013-10 -16  国信部审   苏ICP备 :13050980号      本站纯属公益性佛教文化传播网                             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QQ:303199368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